移树无时 莫教树知

作者:解放军报融媒体 时间:2018-07-13 04:59
0

原标题:移树无时 莫教树知

原标题:移树无时 莫教树知

有一句谚语:“移树无时,莫教树知。”开始,对这句话的含义似懂非懂。后来请教农人才知道,移树的时候,最容易伤着树的根须,而树的根须一旦受到伤害,轻者不易存活,重则导致树的死亡。细一思量,很有道理。

印证这一道理的,还有郭橐驼种树的故事。

郭橐驼善种树,有人问他种树的诀窍,他说了一段发人深思的话:我只不过是顺应树木生长的规律,使它按其习性生长罢了。栽种时,树根要舒展,培土松软均匀,并尽量保持原来的旧土。栽种时要像培育子女一样精心细致,栽好后要像把它丢弃一样。这样,树木的生长规律就可以不受破坏。

其他种树的人则不然。他们栽种的树木,树根蜷曲不能伸展,培土不是太实就是太松。栽好后又爱得太勤,担心太多,早上去看看,晚上去摸摸,有的甚至用指甲掐破树皮查验它的死活,摇动树根看它是松是紧。这样做,虽说是爱它,其实是害它;虽说是为它担心,其实是以它为敌……

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的柳宗元,据此写了著名的散文《种树郭橐驼传》。显然,柳宗元不单是讲种树。他是把种树之道“移之官理”,提醒在上者不要“好烦其令”,今天一个命令催民耕种,明天一道指令督民收获,有时弄得他们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,哪里还能做好事情?

种树之道与指导之理,里面有很多相通之处。现在,各级对基层建设普遍比较关心重视,这是好事。但一个普遍的问题是“爱之太殷,忧之太勤”。今天一个文件,明天一个通知;一会儿让做这个,一会儿让干那个。机关对基层本来应该是原则性指导,而有的机关“帮建”却非常具体,习惯于“一竿子插到底”,什么都自己说了算,干了许多干不好、不该干的事。还有的机关患有“担心病”,放不下心、放不开手,三天两头地往基层跑。用“旦视而暮抚,已去而复顾”这句话来形容,是再形象不过了。这些做法,主观上是为了基层,实际上事与愿违,同那些不善种树的人一样,违背基层建设规律,效果很不好甚至是相反的。

经过调整改革,基层单位的类型更多、情况更复杂。新的使命任务、新的编制结构、新的人员装备,要求机关必须在抓建理念、方法、机制上“换挡升级”,着眼新的体制机制,改进抓基层的工作机制和方式,厘清抓建基层职责,把战建两条线捋清楚,把左右结合部切分好,各司其职、各谋其事、各尽其责。如果还按过去那种方式方法抓基层,机关人再多也不够用,愿望再好效果也不理想,自己“乱忙”,最终导致基层“忙乱”。

基层是强军兴军的根基所在、力量所系,抓基层、打基础、保稳定的工作一刻也不能放松。进入“新体制时间”,抓建基层职责分布在指挥链、建设链、管理链、监督链上,各级既不能缺位也不能越位,一哄而上打乱仗。要按照《军队基层建设纲要》要求,适应新体制需要,细化各级各部门抓基层的职责清单,进一步区分工作界面、明确责任主体、规范运行机制,着重在基层党组织建设上用劲,在发挥官兵主体作用上用心,防止大包大揽、“勤婆婆”带出“懒媳妇”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文章转载自:http://www.sohu.com/a/240888825_628598
版权归原作者享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感谢您的支持理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