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原标题:蒲松龄《聊斋志异》中的完美婚姻,是一夫二妻制!

原标题:蒲松龄《聊斋志异》中的完美婚姻,是一夫二妻制!

因为蒲松龄根深蒂固的封建观念,也因为封建社会广泛的实际存在,聊斋爱情故事中有一类很特别的爱情故事。故事的主角不是两个,而是三个:两个女子爱着同一个男子,彼此又有着姐妹一样的关系,蒲松龄称之为“双美”。

“双美”是蒲松龄为解决一夫多妻制家庭矛盾苦思冥想出来的理想解决方案。生活在封建社会的蒲松龄不可能完全跳出时代思想的圈子,具有彻底的先进性,他认识不到一夫多妻家庭矛盾产生的根源,也找不到最平等的解决办法一一一夫一妻制。

作为封建时代的男性,蒲松龄也梦想有娇妻美妾相伴左右;作为有着民主思想的作家,他又深深知道这样的家庭构成给女性带来的深重伤害。于是,蒲松龄认为一个男子有两个妻子是最合适的,这两个妻子必须地位平等、身份相同,没有嫡庶之分,没有妻妾之别;这两个妻子还要情同姐妹,友好和谐,不会产生家庭矛盾。

他写这类故事是因为在他的心里一直有一个“双美”情结,来自“娥皇女英”的传说:娥皇和女英是尧的两个女儿,她们都嫁给了舜做妻子,后来舜因战争而死,娥皇、女英思念舜帝,天天哭泣,把洞庭湖边的竹子染的泪迹斑斑,后来她们双双投湘江而死,成为湘水之神。后世称她们为“湘妃”。“湘妃竹”也成为忠贞不渝的爱情的象征。

《莲香》《嫦娥》《小谢》《寄生》《陈云栖》等都是写聊斋中的双美故事。

《莲香》写桑生因一句“丈夫何畏鬼狐?雄来吾有利剑,雌者尚当开门纳之。”引来了艳鬼,也引来了美狐。鬼女李氏和狐女莲香,都与桑生有爱。

当她们知道彼此的存在后,都是醋意大发,互相嫉妒。最终,莲香和李氏化嫉妒为和睦,成为互相怜惜的好姐妹。鬼女李氏借尸还魂,狐女莲香转世为人,续写爱情新篇章,实现了“双美”的生活构想。

桑生不够风流惆搅,没有万贯家财,却能得到两个绝色美女的眷顾,甚至为他生生死死。从中不难看出这是蒲松龄的美好愿望,在《聊斋志异》里,有许多平凡男人与优秀美女的爱情传奇,是“灰书生”的故事。

《聊斋志异》中的男主人公多是落第秀才,生活落魄,百无一用,却具备了女性最心仪的条件一一“读书”。只要肯读书、爱读书,就会有美女眷顾,是蒲松龄在《聊斋志异》中的主要爱情模式。

《书痴》中的郎玉柱是个典型的书呆子,三十余岁,一事无成,就因为喜欢读书,便引来了美女颜如玉;《颜氏》中的颜氏也是因为看中读书人的气质才以身相许的。

“双美”结构的故事中,男性更是幸运,爱读书使他拥有了两个美女,获得了两份真挚的爱情。这种双倍的爱情幻想是蒲松龄在孤寂的生活中渴望情感交流的反映。

“双美”也是一夫多妻的婚姻形式,也受到封建道德的保护和肯定,这仍是男尊女卑社会观念在婚姻中的投射,蒲松龄赞美了爱情的忘我,却忽视了男女平等的社会要求。

《小谢》中的陶望三是个贫穷但有情趣的读书人。他也因为“好读书”而博得了美女的眷顾。小谢和秋容是两个漂亮女鬼,认识陶生前两人是好姐妹。同时爱上陶生使二人开始因爱生妒,好姐妹变成了情敌。

怎么才能让这互相排斥的“双美”心甘情愿地“共一夫”?蒲松龄为他们安排了一场劫难,让他们共患难之后,重新回到没有猜忌的关系中来。最终,秋容、小谢借尸还魂,与陶生结婚,完成了又一个“双美”式家庭的构建。

男性霸权使男子为满足自己的欲望,用社会制度开绿灯,拿社会道德作借口。他们用法律强调一夫多妻的合理,用舆论要求妻妾之间要有“不妒之德”。妻妾们既可以满足丈夫的需求,又能够情同姐妹,和睦相处,无一不是贤妻顺妾,每人都恪守自己的本分,不会给男人找麻烦、出难题。这是每一个世俗男人的愿望,包括蒲松龄。

《嫦娥》大约就是蒲松龄心灵深处的愿望。《嫦娥》里有位叫宗子美的书生,娶嫦娥为妻,纳颠当为妾。妻与妾不但不互相嫉妒、吃醋,反而共同使宗子美过上了富足、快乐的生活。嫦娥持重不轻谐笑,颠当活泼专开玩笑。宗子美的一妻一妾,一个端庄,一个俏皮,变尽法术让他享受历代美女一一“吾得一美人,而千古之美人,皆在床阔矣!”一一这是何等惬意的男人幻想啊!

一夫一妻制的今天,强调婚姻中的平等,不安分的男人们不再有娶妻又纳妾的权利,却依然用幻想编织着“双美”的梦。张爱玲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中有一段非常经典的描述:

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,至少两个。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“床前明月光”,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郭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。

也许每一个男人都希望两朵玫瑰永远是明月光、朱砂痣,哪一个也不舍得放手。“双美”只能是蒲松龄美好的幻想,永远不可能真正存在。因为爱情本来就是排他的、自私的,陷入爱情的女性不会容忍别人来分享。

所以蒲松龄很无奈,“双美”的女主角没有凡人,凡人做不到这样牺牲自我、麻木自我。争宠、妒忌、泼悍……只要婚姻不平等,这些就会一直存在下去。

“双美”看上去很美。男人很美,女人很苦。封建时代,一夫多妻作为制度为法律所保护,多妻是男子的特权,也是女性社会地位低下的表现。婚姻、家庭中的女性在不平等的爱情中相安无事,其实是对自我的迷失,对自尊的放弃。

在儒家礼教中,对女性的要求的价值标准是重女孝、重妇德、重母教。这样的教育使女性认识不到自我的价值和权利,只能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去饯行男性的理论,捍卫这不合理的婚姻制度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文章转载自:http://www.sohu.com/a/240893614_528605
版权归原作者享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感谢您的支持理解!